您的位置:南宁网 > 专题报道 >

各界爱心涌向双胞胎龙兄弟 大毛小毛病情暂时稳定

来源:南宁网作者:栗智 日期:2012-04-11 16:28
一对早产双胞胎兄弟刚在宾阳出生便患上了重症,经过社会各界人士的爱心接力后,于1月28日凌晨顺利进入广西区妇幼保健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


隔着保温箱看着儿子,徐华彬的心情十分沉重
 

一对早产双胞胎兄弟刚在宾阳出生便患上了重症,经过社会各界人士的爱心接力后,于1月28日凌晨顺利进入广西区妇幼保健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据主治医师高晓燕介绍,经过观察和治疗目前龙兄弟大毛和小毛的各项体征已平稳,但是他们还有很多难关要度过,今后还需要长时间治疗。几经波折,几乎花光积蓄才圆了育儿梦的龙宝宝父亲徐华彬不仅担心着大毛小毛的病情,还忧虑着医疗费的筹集。当天在记者探视双胞胎兄弟的短短一个下午,病房外陆陆续续涌现了社会各界爱心人士,一股股暖意流向大毛小毛所在的重症监护室,也温暖着守候在病房外的家人。

  社会总动员,让爱呵护大小毛

  电梯门一打开,南宁市工商联副会长、兴宁区工商联名誉会长周小容带着廖瑛、叶素园、钟肖玲和叶晓几名女企业家拎着大包小包走了出来,原来,通过南宁新闻网看到了大毛小毛的报道之后,周小容她们几个就商量着要为大毛小毛尽一点心意。听说她们的行动后,潘海平(男)也参与了捐款。于是,周小容几人从总共收到的5000元爱心款中拿出2000元购买保暖被等婴儿用品,3000元现金则送到徐华彬手上。

  在重症监护室外通过视频看了大毛小毛后,周姐交待一起来送爱心的女企业家们:“大家回去再发动起来。娃娃还小,不要买那么多东西,尽量捐现金。”

  在南宁市城建集团做文员的张定坚也来到了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外,曾经在桂林当过两年陆军的他,在看了本报的报道后为驻守边关的徐华彬所感动,拿着一张《南宁晚报》就来到了医院。尽管每月工资只有1000多元,但他还是捐出了400元爱心款。腼腆的张定坚说,自己只是想尽一点微薄之力帮助大毛小毛,希望能有更多人关注这对龙兄弟,为驻守边关的军人后代加油。

  爱心人士走了一拨又来一拨,之前就听说过曾静情况的朱小姐是宾阳人,在看了30日的《南宁晚报》后,报纸上大毛小毛躺地保温箱中的图片让她再也坐不住了。30日下午4时许,她带着1000元爱心款赶到了医院,将钱交到徐华彬手上。

  胡凯、李峰林、李爽是当天下午最后一拨来到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前的爱心人士,身着军装的他们是广西边防总队的军官,胡凯在网上看到大毛小毛的报道后,跟另外两名战友说要去看望一下同是军人的徐华彬,于是,他们三人各捐了500元就赶到了区妇幼保健院。

  胡凯说,这一次他们是以个人的名义来捐赠爱心款的,回去后,他们还要发动更多的战友,一起加入到关注大毛小毛的行动中来。

  面对着一拨又一拨自发前来的爱心人士,身为西藏边防四级警司的父亲徐华彬一边强忍着感动的眼泪,一边用军人独有的方式——行军礼表达感谢。

 

  亲人谢各界爱心,盼孩子早日好转

  人物:徐华彬,驻西藏阿里武警交通8支队警士长,大毛小毛的爸爸

  感言:孩子来之为易,当爸爸的喜悦还没体会到,就碰到了这么大的困难,感谢媒体的力量,感染了爱心人士的关注,有了这么多的爱,希望做为军人后代的大毛小毛能逐渐好转。

  人物:曾汉清,宾阳县工商局退休干部,大毛小毛的大姑婆

  感言:我也是做过20年军嫂的过来人,对于军嫂的难非常了解,我很理解曾静。当兵的全心全意保家卫国,无私贡献自己的青春,如今,他们的孩子遇到了困难,好在各方面都在关注,希望大毛小毛在大家的关心下顺利闯关,健康成长。我们不会放弃,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

  人物:朱丽娟,南宁市手拖厂退休职工,大毛小毛的二姨婆

  感言:大毛小毛的出生带给大家暂时的惊喜之后就是一连串的打击,幸好有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希望两个宝宝在有着“能帮就帮”城市精神的南宁顺利闯关,我们做三姑六婆的都想亲手抱抱两个孩子。


  驻守边关十五载 高原将士盼育儿

  穿着一套迷彩军装的徐华彬,虽然因为请探亲假来到广西南宁宾阳,在内地只了一个月的他,黝黑的脸上还有长年驻守高原留下的高原红影子。

  1997年,徐华彬从重庆市郊农村入伍,在新疆叶城驻守至2005年,他调到西藏阿里武警交通8支队,担负起养护新疆通往阿里的219国道。219国道不但是一条国防公路,还是阿里的生命线,从新疆运往阿里的蔬菜、水果都必须走219国道。

  徐华彬刚到武警交通8支队时,219国道还只是一条戈壁路,当时的219只能说是一条便道。经过武警交通8支队官兵的养护保通工作,这条便道才越来越好走。

  说到所谓的“养护保通”任务,徐华彬说,其实就是每天到道路上去,每两名官兵分几百米的路段去查看情况,发现因雨水冲跨的就要马上修复,发现有积雪或结冰就得马上清除。

  “说不艰苦是假的,因为在阿里,我们养护的219国道最低海拔都在4000多米以上,最高的5000多米,人呼吸都有困难,还要拿工具去养护公路。”徐华彬说,在阿里最低温度零下40度,最高温度时他们在工作中也要穿着保暖衣戴着棉手套。

  高原的天气变化莫测,有时,做为代理排长的徐华彬带着战友们刚走出营区时,天空还是晴空万里的,到了养护路段后就遭遇狂风暴雨。因为养护的路段都是荒芜人烟的高原,暴雨来袭时经常躲避不及,被淋湿后继续工作的情况是经常发生的。

  在阿里驻守边关,武警交通8支队的官兵都十分珍惜健康,因为他们不能感冒,感冒会很容易感染高原病,如果抢救不及时就会牺牲。徐华彬回忆说,2002年就有3名战士在第一次上勤的途中不慎感冒,虽然兰州军区派出了黑鹰直升机来抢运战友,但还是有一名战友牺牲了。

  虽然驻守边关十分的艰苦,但徐华彬并没有萌生退意,他说,去年底,国家改造219国道,要把它改成柏油路,以后养护保通工作条件会有所改善。

  结婚七载试管婴儿才圆梦

  今年33岁的徐华彬是7年前与曾静结婚的,在结婚前他就知道,象他们这种长期驻守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官兵是很难要一个孩子的,因为部队里30多岁、结婚多年都没能要上孩子的干部和士官不少,很多人回到内地去检查时都被医生告知,由于他们在高原极度天气下生活的时间太长,身体不好,精子存活率很低。

  徐华彬说,有两名已经退役的军官好不容易当了爸爸,结果,一个因为爸爸有高原病,孩子出生后有先天性心脏病,回到湖北后治疗花了十几万人民币。另一个来自陕西的军官在出车时牺牲了,他的孩子出生后一只脚长一只脚短,妈妈只好自谋职业带着孩子到北京去治疗。

  “所以说,我们这些驻守边关十几年的兵想要个孩子,真的很难!大毛小毛是我们花了近10万,做了无数次试管试验后,才在去年7月16日成功怀上了这对双胞胎。”徐华彬说,曾静怀孕后,由于他不能回来陪护,都是曾静的父母、三姑六婆帮忙照顾,大家都对大毛小毛的诞生充满了期盼和希望。

  试管婴儿与其他正常孕育的婴儿有所不同,徐华彬说,27日上午,曾静还没有什么异常,到了下午就开始出现就是想上厕所解手的情况,但又老是解不出来。大姑妈还以为曾静便秘,买来红薯煮糖水给她喝。

  后来情况越来越不对劲,一大家人才赶紧把曾静送往宾阳县妇幼保健院去,结果医生一检查,曾静想上厕所解手是因为出现了宫缩,到医院里宫口已经打开了几公分,所幸的是,虽然是早产了,但曾静生大毛小毛时是顺产的。然而,没等大家高兴够,就出现了一连串的状况。

  虽然大毛小毛的降生带来了一连串的麻烦,但有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和关心,守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外的徐华彬与孩子的大姑婆、二姨婆都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几经波折诞下龙宝宝却是忧大于喜

  看着广西区妇幼医院新生儿科副主任韦秋芬帮宝宝换尿片,穿戴着防护服的徐华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孩子稚嫩的手脚和滑嫩的皮肤,让他感受到了做爸爸的兴奋,但又止不住的担心。虽然在媒体和区妇幼保健院的帮助下,孩子不但入住到了新生儿重症监护室,但得到各方爱心人士的关注,但是,对于孩子未来的治疗,面对中午查帐时仅剩下的1万元医疗费,又让他寝食不安。

  30日下午2时,记者在区妇幼保健院五楼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外再次见到了徐华彬与曾静的大姑曾汉清,二姨朱丽娟,大毛小毛住院以来,他们三人每天天一亮就赶到医院,在重症监护室外走廊的凳子上坐到晚上八九时才回去,连续几天的奔波,让三人看起来都十分的疲惫。朱丽娟说,还在宾阳县妇幼保健院时,听说大毛小毛要转院治疗,徐华彬顿时就懵了,来自重庆农村的他,当兵15年来工资并不高,加上最近几年要做试管婴儿花费很大,他只存下3万多元用来生孩子和买奶粉。但在宾阳县妇幼保健院生产大毛小毛时就花了不少钱。听说缺钱后,大姑曾汉清马上召集曾静的三姑六婆开家庭会议,动员大家凡是沾亲带故的,都在这个困难的时候拉曾静和徐华彬一把,家庭会议一散,很快就凑够了10万元,患病中的二姑妈还把原本要给自己治病的6000元也凑了出来。

  在大毛小毛转到区妇幼保健院后,徐华彬从这10万元家庭爱心款中拿了4万出来当治疗费,在两个宝宝身上各放了2万元,结果,在30日中午他去查帐时发现,大毛剩下6000元治疗费,小毛仅剩下4000多元治疗费。“四天时间,在两个医院共花费了6万元。”

  29日下午,广西区妇幼保健院副院长、新生儿科主任、主任医师潘新年曾介绍,大毛小毛刚住院时情况不是很好。事隔一天,两个宝宝情况是否有所好转呢?30日下午,韦秋芬指着小毛的视频介绍,孩子病情暂时比较稳定,各项指标也比较平稳,但是后面还是要过无数道生命关,像呼吸关、胃肠关、消化系统关等,医院也希望宝宝能够顺利过关。

  在重症监护室的视频内,弱小的小毛眼睛被黑布蒙上,身上鼻上都插了好几根管子,这让守在病房外的大家都心疼不已。韦秋芬说,29日给小毛输血后,他的肤色好多了,但是出现了黄疸,所以现在小毛也要照蓝光治疗。韦秋芬称:“在没有病发症的情况下,治愈相对顺利的话,两个小孩可能要花上10万元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