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南宁网 > 行业资讯 > 房产 >

冷风正在嚣张地怒号 似乎缅怀着终结的初恋

来源:软广作者:管理员 日期:2013-09-20 16:19
我唯一的休闲活动是睡觉,唯一的体育活动就是做梦,某些程度上说他们是我灵感的主要来源,就像安全套对妓女来说那样重要。 忘记了是哪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做了个梦,终生难忘。 很多时候人们都想知道什么东西能影响自己的一生,因为那种堪比被人xx以后却

我唯一的休闲活动是睡觉,唯一的体育活动就是做梦,某些程度上说他们是我灵感的主要来源,就像安全套对妓女来说那样重要。

忘记了是哪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做了个梦,终生难忘。

很多时候人们都想知道什么东西能影响自己的一生,因为那种堪比被人xx以后却不知道作者是谁一样的迷茫令人生不如死。。

我是幸运的,因为在一片黑白的世界里她出现了,那么突兀又那么顺理成章,她就是能够影响我一生的东西,或者说是人。

光秃的脑袋、裸露的身体以及令人痴狂的迷人曲线。。。

极致的魅惑、森寒的冰冷以及令神都难以媲及的妖娆气场。。

我知道那是我穷极一生也不可能描摹出的境界。。

“你。。是谁?”我问。

她没有回答只那样冰冷地看着我,就像看着一团空气,光秃的眉毛下明眸如水纯粹天然。。。

“我。。我叫白诗。”我说。

她没有说话,森白的手指轻划在嘴边,做出噤声的手势。她的唇是青色的,那是这个世界唯一的颜色。她想要说些什么吗?又或者只是想要抓住这样的宁静?含辞未吐、气若幽兰,不知为什么,在她的一举一动中我似乎竟能感受到她的心生。

“你的嘴唇很漂亮。”我说。

面容依旧清冷,森白纤细的双手诱惑着我的视线划过她的额、脸、雪白的脖颈、丰胸、纤腰、翘臀、美腿、玉足。。。

灰蒙蒙的背景,森白的冷色调,沉默的黑白默片一样的寂静世界里,她的美惊世、骇俗、妖蛊、魅惑。但我眼中除了那双青唇再无他物。。。因为它的颜色,因为它的形状,因为她的性感。。

这世界上有什么是值心灵为之澎湃,灵魂为之顶礼膜拜的东西吗?有!是信仰,那片青色就是我的信仰!

不知什么时候梦醒,也不知是否现在仍身陷梦中,我只知道在人世我不可能爱上任何一个女人了,我把心放在了那个黑白的世界,因为那里有她——青唇。

我可以从色彩和线条的罗列中看出政治的走向然后决定午餐时把鸡蛋煎到了三分熟或者四分,我可以用嗅觉判断街角的指示灯是红色还是绿色,只因为那油墨般诱人的尾气时浓时淡,我可以三天不吃饭只为看清墙上的蜘蛛是雄性或者雌性,原因是雌性的蜘蛛大多有毒,这一切的一切都章示着我的我的天才,天才的生活是混乱的,我执着地做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因为在我看来这很重要,因为这关系着我的生活,更因为这是艺术。

我是一个随性的人,我觉得自己应该吃烤串的时候就绝对不会去吃铜锣烧,即使它正在减价。我觉得自己该去厕所的时候甚至连找不到手纸也不会在意,即使因此会呆在厕所里半个小时,又或者半小时之内连一个屁都放不出来也没有任何关系。

我觉得有些事是必须做而且必须做到的,做不到的话我会不高兴,这是很令人难过的事。但这这种事很少发生,因为我很懒,甚至泡面时都不会撕开调料包,那会浪费我的力气的,开玩笑,艺术家的力气使用来撕调料包的吗?何况很多情况下那东西根本就撕不开。。

我会为了十块钱而为某某杂货店的招牌倾心描摹,即使花费几天几周甚至几个月也在所不惜;我会花掉几个月的工资为流浪的野猫建造豪宅,然后亲手把他们一把火烧掉,只因为那种颜色的油漆跟旁边开出来的花的颜色不配。。

很多事虽然结果总是差强人意,但我不在乎,艺术家应该有所坚持,即使被当做神经病,或者被称为艺术狂人的,,也没有什么。艺术很多时候都是不被理解的。

社会有时是正常的,有时又是不正常的,其中的关键在于作为当事人的你怎么看待。

在正常人的社会,所有的事情都那样乏味,不是你不对就是我无不对,其实如果你看透的话就会发现,一切都是叉叉。在不正常得社会,所有的事都那样唯美,一切的美好都值得圈点,也就是说美艳的阳光下,一切都是圈圈。这就是社会的主旋律:叉叉圈圈!

叉叉圈圈不等同于睡觉,彼此之间的关系一如性与爱一样泾渭分明。

艺术家是游离在真理和假理之间的人。----题记

十二月的冷风嚣张地喧哗冰封的热闹,逾月的积雪森森凉凉地亮着,似乎正缅怀着某月某日终结的初恋,线杆上沉默的冬鸟努力地整理自己厚重的羽毛,为下一场即将到来的寒潮垂死挣扎。

凌厉的冷风象征着桐城的冬季,一如妓女花枝招展的伪装和男人的绅士风度,都是一些空洞苍白的东西,桐城的冷不是冰冷而是冷漠,这种境界并不是单纯的温度就可以表现出来的。的确,桐城的冬季是冷漠的,一如桐城的人尖酸、市侩、斤斤计较。

我不喜欢桐城却出生在这个叫做桐城的地方,不知是幸运还是悲哀,我喜欢这里的烤串啤酒还有肆无忌惮的女人。他们能激发我的欲望,然后掏空我的钱袋。

一无所有是一种纯洁的感觉,这一点只有真正一无所有的人才能感受得到。当然,或许真正纯洁的人也可以,不过,谁还相信着世界上存在纯洁的人呢?

我是一名画家,似乎从我出生那天就是,我执着着自己的艺术而不是满大街熙熙攘攘的浮躁,虽然很多人认为我是,,。但我不在乎,我觉得他们才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着。

【软广】